2008年4月28日

春風吹又生的濤濤


因音樂劇《四月望雨》跟舞蹈設計伍錦濤(濤濤)結緣
他跟一般的舞蹈老師,真是有天大的不同。

他出道很晚,從牛肉場伴跳,到當幫崔苔菁伴舞,然後進入雲門
滿口台語(換成國語也是台灣國語)
每天穿運動服(連出席重要晚宴也一樣)
掛一個黑色小腰包在肚子前面,其實比較像快遞員.....(哈,不要打我)

不過他現在不是這個髮型,應該年紀大一點有比較穩重了吧

大概都是牡羊座吧,一碰面就覺得很親切
沒碰幾次面,就開始可以亂扯亂講話。

他就是個真摯坦率鬼,一個給人感覺很舒服自在的工作伙伴。

某天下午,我跟其他三個沒事幹的無聊鬼
買了幾杯咖啡,車子已經開到一棟大樓前
打了一通電話,說,我們沒事幹,想去找你耶
來阿!他也直爽的很,什麼都沒問
然後我們就直衝到五樓濤濤的舞蹈教室去。

那天很好笑,終於懂了為什麼他平常都說他要值班
原來是跟幾個朋友合夥開舞蹈教室
沒教課時,為節省開銷,所以要自己排班座櫃臺
接接電話啦,處理一些學生上課卡的登記啦,什麼的。

舞蹈教室不大,共三間舞蹈教室
妙的是名字叫做「波羅密舞蹈中心
採光非常好,重點是........感覺像家一樣地.....
舒服、乾淨、親切、整齊。

那個下午好開心,四個無聊鬼跟濤濤
一起躺在其中一間不用上課的教室的舞蹈地板上亂聊
說以前他們在軍中藝工隊怎麼排舞
考大學舞蹈系時,怎麼考法
最重要的是,我問他願不願意開一個職業胖婦女的舞蹈班...

這裡轉載一篇中國時報對濤濤的專訪,非常經典也有趣!
他人緣真好,我今天一早就發現很多人在幫他轉載這一篇
所以我也要來搞一下!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樣喜愛他。

《星期人物》
從牛肉場跳到雲門 伍錦濤「逆轉勝」

中國時報 A20/文化新聞 2008/04/26 【陳淑英/專訪】

  大家都還記得,在雲門舞集名作《流浪者之歌》謝幕後,出現一個人,拿著耙子把舞台上將近三噸半的米河,緩緩慢慢、無聲無息地勾勒出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圓。原本要起身離席的觀眾,在完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又帶向另一個驚喜。這個人就是伍錦濤,專長是「醞釀等候」,他總在別人謝幕後再製造高潮。

  朋友暱稱他「濤濤」,四十歲的他,沒有一般舞者的優雅高傲,草莽親和寫在臉上。他跳過秀場、牛肉場,又回到藝術舞蹈的世界,一路波折。

  「一切都是有趣的命運使然。」伍錦濤國一時,有天在國父紀念館跑步,突然迎面來了個怪叔叔,問他喜不喜歡跳舞。「覺得這人很怪,一口回絕。」升上國二,有次因內急,跑到國父紀念館上廁所,無意中看到牆上張貼的公演海報,認出海報上那位首位跳進現代舞宗師瑪莎葛蘭姆舞團的亞洲舞者游好彥,就是那位「怪叔叔」。

  「啊,歹勢!我誤會人家,人家不是騙子。」伍錦濤依稀記得游好彥說他在文大教書,急著道歉的他便打電話到文大要找游好彥。伍錦濤在電話中跟游好彥說:「我是一年前在國父紀念館跑步、理光頭的那個國中生。」

  游好彥不但記得,還邀他去看表演。那晚,他一個人找到最後一排坐下,後來燈一閃一閃,不懂,只知有事要發生,再看大家往下走,他本能第從最後一排衝到第一排。幕才打開,伍錦濤整個人就被吸進去。

  醞釀半年後,他決定學舞,下課就去舞蹈教室,回家還要複習四十分鐘。做生意的父親,氣到不跟這個長子說話,看他練舞練到滿身大汗,氣得說「你那麼愛流汗,為何不來搬貨?」

  本來以為自己就這樣一直跳下去。沒想到華岡藝校高三那年,伍錦濤上體操課後空翻,嚴重摔傷頸椎位移。那場意外,讓他覺得「整個人生化為烏有」。他躺在病床兩個月,戴頸套復健半年。然後戴著頸套去補習班讀高四班。

  「我重考總成績可上北藝大,但學科最低錄取二一○分,我的分數是二○九˙一一。」他說:「我望著那個點一一看半個小時,後來躲去喝咖啡、抽菸、發呆。」媽媽以為這孩子中邪了,到處找他。

  他覺得生命無望,生活卻愈來愈現實。他原以為自己受傷不用當兵,結果抽到三年空軍。等當兵的這段時間,他到「馬雷蒙舞團」當舞者,去秀場伴舞。

  「晚上十一點去排,早上五點出來。然後早上十點再進棚,出來又是入夜。」雖然年輕,但日夜操下來,人也虛大半。他改當自由舞者伴舞,最代表性的一檔秀是為崔苔菁伴舞,「崔苔菁很挑人,做完那檔,我就去當兵。」

  退伍回來,為生活,他在牛肉場助跳。一周工作七天,一天跳五場,跳到身體麻木,他還作夢:「當時想要發揚光大,提升伴舞舞群地位,想跟『四騎士』般,也來弄個『九大行星』。」

  只不過,有一天當他在台上賣力扭著屁股,腦子卻突然出現:「我在這裡幹嘛?」他決定重拾十四歲時想進大學舞蹈系的夢想。

  儘管當時他的case接不完,他還是以廿四歲高齡考進國立藝專舞蹈科(三專部),離開伴舞人生。

  為了半工半讀,他做快遞、飯店櫃台、保齡球館技工、送報生。最後變成一隻「鋼琴下的貓」,他在教室放睡袋,將罩在鋼琴上的黑布拉下來,躲在琴下睡覺作夢。

  大學畢業他又考上研究所,卅一歲了還考進雲門。十四歲時萌芽的舞者夢,竟然在十七年後完成。

  他形容這段過程:「我永遠在搭末班車。」

  現在的伍錦濤既是雲門客席舞者,也在五年前創立「流浪舞蹈劇場」,創團作《野草》即將發表。他曾經把自己「五大夢想」告訴林懷民:「我要有自己的團、舞者、傳世的作品、自己的技巧、要寫書。」

  林懷民聽後哈哈大笑問他:「那你晚上還睡得著?」伍錦濤笑說:「那時不懂。現在,真的是睡不著!」幾番在藝術與商業擺渡,幾度「逆轉勝」,他說自己「像『野草』,春風吹又生」。


濤濤成立了一個舞團,叫做「流浪舞蹈劇場」
本週末 5/2-4(五六日)在實驗劇場要演出
創‧團‧作‧品 《野草》

這裡,可以看到更多演出介紹!
這裡,可以直接在兩廳院系統買到票!

我相信會非常好看
因為就像濤濤自己說的一樣
他就像野草,春風吹又生!

他的作品,也必定如他的人生一樣精彩!

(快去買!第一場跟第四場都賣完了,只剩中間兩場有票而已)


1 則留言:

amica 提到...

我才看到這篇報導說!
很棒
我喜歡濤濤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