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5日

我的健康早餐

11月我開始從音樂時代全職轉專案,又回到在家上班的日子,很開心很自在
這是我每天的早餐--- 黑芝麻五穀沖麥片!

最新發明是把已經煮過兩次黑豆水的黑豆渣放進去
很香很有咀嚼口感,
加上每週四早上去參加胖胖班肢體課程
立刻覺得自己即將既幸福又健康
歡迎大家一起跟進,哈。

2010年11月5日

音樂劇最迷人的男中音

(攝影 Raymond Huang)

1998年初入劇場就認識伯仁了,十二年。

早期,對我來說他是個舞者,表演越磨越好,但聲音質感佳卻尚未開發。中間幾年沒合作,又再次交集,依舊是在音樂劇。很訝異,他竟然已經默默地往專業音樂劇演員跨進了好大一步,堅持且穩定地進步,那股力量,真驚人。

這兩年伯仁在自己的奮鬥與小芬的調教下,突然對「演唱」這件事,開始有了可以「隨心所欲」的能力!有次辦講座,他示範演出唱老歌,會後我取笑他說「你今天是被蔡琴附身了嗎?」。其實,那個晚上,他絕對不是真的唱得像蔡琴,而是我知道,他的能力已經足夠被揀選,成為一條天線,接通來自天堂,希望透過他傳遞藏在音樂中,那份無須言語的能量流動與最深層的情感。從那一刻起,我要告訴全世界,程伯仁是華文音樂劇最迷人的男中音。

不是每齣戲的男主角,都一定要是抒情男高音!(抱歉,這只是我心中對某些迷思的小小抗議,哈哈)我曾經有點替伯仁叫屈,他近幾年老是演那種非男主角、而且只要他一準備唱歌,全部的人都得離場(表示他得一個人獨撐全局)的「重要」角色,例如音樂劇《宋美齡》裡的國父孫中山、《四月望雨》裡的陳君玉、《渭水春風》裡的林獻堂,然後又經常被我們取笑。但,老實說,他自己並不覺得委屈,反而在這些角色上找到比劇本更有深度的詮釋與認同感,而這些角色也與他有著某種奇妙的連結,像是在召喚他、需要他這種有點份量(聲音有份量,特質有份量)的人來演,才會好看,這齣戲才會完整。

有次聊天講到表演者的時限,他突然說自己得開始為未來「轉型」做準備,轉成更多元化的中年角色。眾人哈哈大笑覺得很逗,但我突然驚覺,他真的是比其他表演者透析真實人生,對於自己的事業全心投入經營卻不沈溺戲夢中,他確實很與眾不同,而且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他身體裡像住著個老靈魂般,總是看透世事、穩重沈著有大格局,永遠在「每齣戲肯定會有災難」的這類後台肥皂戲碼中,穩定軍心,給大家鼓勵與力量。這點我一直很感謝他、仰賴他。

話說這是伯仁入行十五年來第一次個人演唱會,前幾天我回頭翻看許多舊照片,我們真的都不再青澀,不過,歲月寫在我們臉上的不只是衰老痕跡,還有更多人生歷練與體會,精粹提煉後的才是真正好味道。

十五年匆匆過去了,音樂劇這條路上,他交了一張成績,對我來說,他絕對是名列前茅。接下來的日子,我相信他會越來越努力,繼續堅持自我開發!我也相信,我們是得互相扶持的,繼續走在同一條路上,無論是事業、夢想或人生。

前天在排練場,他練唱「天公伯我問你」,最後一句歌詞是「天公伯阿,你碼給我一個機會」。我想,機會一直都在,抓得住的才是你的。

今晚,各位將進入程伯仁的世界,你們絕對會跟我一樣,愛上迷人的程伯仁。

※ 本文原載於2010天作之合沙龍音樂會系列,11/5-6「我有一個戀愛‧程伯仁演唱會」節目單。


2010年10月23日

徹夜翻照片

徹夜翻照片,不是為了想回憶
現在根本就沒時間幹這種退休後做的事情
應該算是在努力累積一些能在退休後比較有故事可以講的機會吧,哈哈

我想想找一些精彩的照片,在伯仁的演唱會中放
畢竟十五年的音樂劇演員生涯,有太多值得回憶
我們都試圖想要給觀眾一些......SOMETHING。

看了好多照片,從1998開始
哈哈,我們真的有年紀了
就像現在,我的腰根本就快要挺不直了
但是,程伯仁這張照片的眼神
實在太迷人了
他真的不是天份型的音樂劇演員,但他真的很努力與很堅持
這完全不是天份型的人能夠比得上,而且更動人。

很久沒熬夜的我
今晚挑照片挑到......一抬頭就已經四點半了
只好在等檔案上傳的這個時間
亂寫一篇blog,以茲紀念。

程伯仁演唱會,倒數三週,加油!




2010年10月12日

吸收日月精華

九月中做完渭水春風之後,整個人很不對勁
像被搾乾的甘蔗渣、可以整捆拿去丟掉
像蒲公英種子,飄在半空中,輕浮地無法降落。

不是只有耗能,是失能。

於是在王母娘娘半哄、半騙、半強迫之下,臨時決定去日月潭,吸收日月精華!
天阿,這位老人家就這麼大手筆訂了週日涵碧樓一晚,一萬五!!!
網路付款結清,無法退費。

(雖然我一直覺得一萬五,我根本就可以去澎湖蘭嶼自助旅行一個禮拜以上....)

週五臨時決定要去,想說,週日才去好像有點蠢,第二天還要上班
好像應該乾脆提前一天週六就出發吧
先住一晚便宜民宿,去附近逛逛,然後再入住涵碧樓比較明智。

於是我狂搜尋日月潭民宿網,天阿~至少打了超過三十家,每家都客滿
才發現,原來那裡有辦花火節,放煙火加音樂會
所以只好訂遠一點的
直打到大概第四十家吧,才終於訂到一家叫做山水雅築。

當天立刻去匯了訂金,終於在出發前最後一刻確認了住處。

剛好損友晃打來,剛好損友晃人在台中,剛好損友晃也想出去走走
剛好損友晃也知道日月潭怎麼去,剛好損友晃也有車
於是損友晃就擔任我們第一天的司機與導遊
我跟小胖週六睡到過中午才起床,去到台中都快五點了,哈哈
果然是很隨性的旅行。

去到日月潭,沿路都是車
識途老馬損友晃,立刻驅車往南邊去,真是明智之舉阿
我們在湖邊的哲園,悠閒地吃飯聊天
吃完又去湖邊吹風,遠遠地看煙火...

我終於有一點點螺絲慢慢鬆開的感覺。

鬼混完,損友晃載我們去民宿那裡,門口大牌子寫著,歡迎廖又臻小姐
我整個快笑出來了
那是一個家庭式卻有飯店管理規格的民宿,房間很多又很大
老闆在大飯店工作一輩子了,退休後小孩也都在外
於是跟太太一起經營民宿悠閒過生活。

他們家氣場很乾淨,感覺很像住在我家後山一樣
我跟小胖一進房間,就把包包裡所有在7-11買的零食全掏出來吃
而且吃光光!
然後睡得跟豬一樣。

人家民宿附的早餐時間是八點半,我們睡到十一點才起床
早餐當中餐吃,還很得意地覺得很省錢..........

那早餐還真的很不錯,親切、營養、美味。


來到涵碧樓,我想我們應該是少數徒步走過去的住戶吧,哈哈。

首先,這裡戒備森嚴,每個入口都寫著限住戶使用,且都有警衛嚴密防守
小胖說,他馬上感覺到一個晚上要價一萬五的價值所在了。

進去房間,天阿~二十坪的空間,整個令人心曠神怡!
請見下列影片為證。

video
這是一個充滿禪意與自然的地方
黑灰色石頭、綠色植物及原木質感的房間
我有一種準備充分吸收了日月精華的狀態。

表訂下午三點才能check in,但我跟小胖十二點多就抵達現場
坐在迎賓廳外面吹風看湖,我簡直已經想整個躺下去了。

 一點半不到,房間已經清理好,我們提早入住
一樣的行為,馬上把包包裡頭,剛剛在路上的7-11買的零食全部拿出來吃光
然後兩個人很滿足地躺在陽台外面的躺椅上,他喝茶我喝水地聊天
望著下面的人游泳....

(小芬,我知道你有特別提請我要戴泳衣,我真的帶了,但很幹地找不到泳帽...)

這時候,天空飄下雨絲,好浪漫
我跟小胖立刻翻開飯店的menu,看一下飯店客房服務的餐貴不貴
因為下雨就會懶得出門覓食.....


恩,還是乖乖出門覓食好了,哈哈
不過,先睡一輪再說。

晚上,六七點涵碧樓前門,是車道專用,很暗,怕被車撞
因此我們走的是後門,石面步道,更暗
小胖牽著我的手說,不要怕,有我在!
但我還是很得意地拿出兩支劇場工作者必備的隨身手電筒說
一支給你當遠燈,一支給我當近燈
微笑地繼續討論著我們已經討論很久的話題,那就是:我們等一下要吃什麼?!

兩個人真的很難叫吃的
三人份,500,小胖覺得很貴,又沒有總統魚
但是叫他吃水餃、炒飯炒麵80元,他又不甘願
搞了半天,最後我們吃了三菜一湯400元,炒山蘇、炒山豬肉、麻婆豆腐,加蛤蠣薑絲湯
還是沒吃到總統魚,哈哈哈。

回飯店前,還是到7-11去廝殺一番
又扛一包零食回去啃。

小胖總是很遺憾我不喝茶,但是我總是會陪他泡茶聊天
其實這也很不錯阿。

比較不飽了之後,我們決定開始泡澡
這真是本次小旅行最大的收穫!

久違了大冒熱汗與放肆讓心跳加速的感覺了
平常都只有冒冷汗跟冷靜以對的機會而已。

當然很想跟小胖一起泡,不過兩個胖子根本就只能蹲在大浴缸裡而已,伸展不開
算了,還是輪流泡熱水澡就好
反正床跟浴缸就在旁邊而已,還是可以邊泡邊聊天
之後,再做之後該做的事情就好......

然而,那個晚上,到底是怎麼睡著得我都不記得了
好像就是在熱呼呼的大汗中沈沈睡去
夢到自己躺在湖面上,飄了起來
身心靈的疲憊,都隨著水流阿流,流到天邊去。

雖然這個夢的最後,還是在演出
夢到渭水的加演,要開排了,導演沒出現
我打給他,他說他不知道有加演.....................

鈴~~鬧鐘響!
凌晨五點,小胖硬是要起床看日出
等了半天,五點半了,天都亮了,那顆期待的日出太陽仍然不見蹤跡
他食髓知味,又開始泡熱水澡,靜靜等待七點一刻到,要去吃豐盛早餐
至於我,真的好累好累
昨晚熱水應該有逼出我體內的毒素吧,我完全起不來,無力享用豐盛早餐
頭痛欲裂,胸口悶痛
開始有一種....靈魂終於又回到肉體裡頭的感覺。

啟程了,我們
三天兩夜的小旅程,開始了排毒的頭
接下來回到日常生活的環境中,如何繼續排毒,依舊是得面對的功課
心中滿滿地對王母娘娘的感謝,她真的疼愛、關照著我。

不能說我完全被充滿電了,那是謊話
但至少,短暫的遠離,接近大自然,吸取大地之母的能量與日月潭的日月精華
而且
無論如何
我還是得爬出這次的深陷。

放下一切與扛起一切之間的平衡
我仍在學習。

小胖說,這次的日月潭之旅,對他很有意義(奇怪,他什麼時候變成男主角了阿?!)
他說他要努力賺錢,以後還要來住涵碧樓
甚至招待王母娘娘跟我們的家人。

好,請加油,小胖大家都在等你囉!

再次感謝王母娘娘

請受我跟小胖一拜。

2010年9月15日

句點等於起點


終於演完渭水春風了
這次的演出,充滿著一種我無法言語的使命感。

重現歷史
安慰受傷的靈魂
給他們力量 引導他們回到光之中

傳承那個時代人們的使命感與精神
為這個世代重新帶來希望與自我信心意識

以上這是我們這次演出的任務
我想應該是圓滿的,我很開心
感謝所有的夥伴及參與這一切的古靈們.....

演完第二天是慶功宴,吃完我就趕搭最後一班捷運回家睡覺
根本連續攤都沒去(聽說續攤的在海邊吃喝到快天亮呢)
第二天竟然完全失聲
可以想見自己的聲帶終於撐到最後一刻才沒力氣地夾不緊
那更不用說這不停在抵抗地心引力與歲月摧殘的軀體啊~

睡了兩天,老實說,疲憊仍然甩不開
完成一件任務,某部分來說,是滿足的
但這些過程中的摩擦與不滿足,也頗消耗能量
伯仁說,那是又一次功能性演出後的空虛
我未嘗不是呢
這齣戲受到不小的迴響,喔不! 應該是說很大的迴響
然而我從頭到尾都一直希望這齣戲更好的想望,確實從來不曾停止過的
也許這也造成我更大空虛的原因吧。

跟老夥伴的默契越來越好,跟新夥伴也從差異與摩擦中慢慢建立默契
我相信,老天一直是給我們最好的安排
契合與不契合,不都是一種過程罷了
我都心存感激。

階段性的任務完成,我們都該繼續往前走
無法記取教訓,是最大最可悲的原罪
在休息片刻的此時,這是我最在意的思考點。

人生的變化總是很大,一件事總有百種角度
圓滿是一種福氣,如果福氣真的還不夠,那我希望至少找到一個平衡點。

網路上一個評論者寫說
渭水春風演完了沒錯,但人們對蔣渭水的認識才剛要開始。

是阿,句點等於起點
我的下一趟旅程默默地已經開始了

下一個cue請準備

GO!


2010年8月30日

給伙伴的一封信

(攝影:曾乾弟弟)
大家

請你們自己去看一看,我放在G文件上的排舞影片
前幾天的舞蹈,真的不一樣了!!!!!!!!

週六我從宜蘭衝回台北,進排練場
才看到第一支舞,一碗米
我就忍不住掉眼淚了,內心非常激動
歌聲、動作、眼神.....

你們真的不知道,我有多麼愛這群伙伴
我的生命,因為做戲而有意義
因為有你們的同在而無懼!
真的,也許很多情況已經不是我們可以處理或期望的
然而,我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
我們是戲子,是有社會責任的
而且,時間一到,幕拉開,戲就是得上演
就像開戰一樣
我們只能拔刀,拋開一切,往前衝....

有一天晚上在辦公室,我實在覺得身體精神狀況都沒辦法再工作了
就想去剪頭髮
真的,百約不到設計師,連辦公室其他同事介紹的
沒有一個可以!
沒有一個。

正巧,收到投影執行傳來一堆得處理的照片
一打開
是當時日軍在慶祝,地上擺滿一大堆血淋淋的原住民人頭......
這張歷史照片嚇到我跟竺晉
而且我當場感覺到,整個辦公室是滿滿的.......

於是,我知道,我不能鬆懈,繼續認真地工作............

(攝影:曾乾弟弟)
這個案子,不只是一個案子
是水哥選了我們,來講述且完成他當年的遺志
為自由與生命奮戰的賽德克族人,也需要我們
他們都將回到歷史的那個點
藉由我們的演出,重現

第一次,我寫這個企畫案的時候,人還在美國
亂選了一個2010年八月的檔期,想說暑假檔期比較好搶
邊寫邊讀一些資料,整個傻眼
因為當初我亂選的那一週
通常週四我們會開彩排記者會,8/5,是他的八十年忌日
週五首演,8/6,是他一百二十年冥誕!!!

雖然後來的檔期,因為某些原因往後延
但這是一個訊息,我收到了。

剩下兩週不到
收拾起我們的掙扎與痛苦
一起往前衝吧!

這齣戲跟每一齣戲一樣,一定得上的
問題真的還是很多
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讓它更好
是為了自己,為了伙伴們
為了重現那個時代,那一份....

蔣渭水精神!


2010年8月26日

蔣渭水精神復活

(指揮邱君強-強哥,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飾演蔣渭水的殷正洋)

蔣渭水,一個聽過但不太知道是誰的名字
現在對我來說,不只是做一齣戲、一個角色的名字而已
那是一股熱情,對同胞的大愛,一份不顧一切的使命感
跟我現在該做的,沒什麼兩樣,但他淋漓盡致多了。

製作一齣音樂劇很不容易,製作一齣現場大樂團伴奏的音樂劇
算是我的第二遭(但第一遭時我根本不用管樂團.....)
這個經驗非常特別,尤其半夜等製譜,去趕印譜、分譜、裝訂....

說真的,我原本抗拒大型樂團伴奏....
但是合樂的第一天,當指揮手一下,我就完全被收服了,整個雞皮疙瘩掉都起來了
這是我要的,一切都很值得。

每齣戲的生產過程,都得經過陣痛與擠壓
我們都期待著嬰兒出生時的那份喜悅與解脫。

今年是蔣渭水120歲冥誕,同時也是逝世80週年紀念
又發行蔣渭水紀念流通幣(中華民國第一次發行非元首的流通幣)
又製作音樂劇「渭水春風」
平常我回宜蘭,都是走在「蔣渭水高速公路」
連半夜去印譜的印刷廠都在「渭水路」上
這一切都不是巧合!
是meant to be!!!

我們正在一步一步地準備,準備蔣渭水的復活
儘管過程依舊痛苦無比,還有太多事情需要在這距離首演只剩倒數14天內完成
但是我依舊相信
當音樂響起,大幕升起的那一刻
蔣渭水復活,他的春風精神也將會再度吹拂人間---我們的台灣。


2010年6月19日

勤儉持家

很久沒寫東西了,今天剛好掛病不出門,就來點東西吧。

這張照片的重點,是那盤什錦炒飯
上禮拜去幫忙弄一個慈善演出,結束後剩下很多便當
勤儉持家的,就會帶便當回家!

我請損友晃幫忙,先拿四五個回去給小胖吃
另一個劇場好友張小丹更猛,帶了至少有二十個便當回去,還有超過五打的養樂多
餵養他們大開劇團好幾個非常節省的新團員。

回想起之前五月份在國家戲劇院演「四月望雨」的時候
最後一天明明要去慶功宴,但我還是忍不住跟阿夢妹妹一起扛了超過二十個便當回家
不然全部丟掉實在太浪費了!

雖然每次看到便當剩那麼多,都很想開罵
但是,技術人員每天吃,三餐都吃,一年到尾都在吃,他們想換換口味我可以理解
演員、舞者有時候太累太焦慮,胃口不好,我也可以理解
然而很奇妙的是,便當有時候都沒人吃,但有時候又會莫名其妙地不夠吃
所以囉,也不能不訂到該有的數量
總之,訂便當是件苦差事啦。

不過那次很開心,是非常好吃的三十年歷史的涼麵
我跟小胖連吃三天,阿姨、姨丈跟表弟也都說好吃
後來在辦公室,某天中 午還懷念起涼麵的味道,集體叫外送呢!

這兩天的天氣很詭異,又悶又熱
我昨天在外面連開兩個會,回到辦公室之後就開始發作
症狀很怪,整顆頭很熱,鼻腔氣管很熱,感覺食道整根熱到胃裡去
但是手腳卻很冰冷,喉嚨開始腫痛,聲音沙啞,背部脊椎也是整排發熱....

晚上回到住處,洗個澡,開始感覺自己有點發燒,喉嚨更加腫痛
沒想到,小胖也是一模一樣的情況,只不過他多了打噴嚏跟流鼻水
那晚早早就昏倒了。

第二天起床,完全吞嚥困難,無法發出聲音
連忙傳簡訊給編劇大師王友輝大人,告罪說小的無法跟他一起去看演出
然後趕快起來燒水泡熱麥片來喝,症狀才慢慢舒緩
巧的是,我的製作助理也是一樣的症狀
打開MSN遇到幾個正在破病的朋友,聊起來也都是一樣的病症....

天阿~到底是怎麼回事,世界末日快到了,地球在改變?!

Anyway,here I am.
我終於有空打開我的blog
update端午節回宜蘭、還有今天下午看的三部影片到我的2010家庭電影院片單。

Gosh!! I do miss those days...
每天有時間看電影,有時間寫blog,有時間跟朋友在MSN上小聊幾句
早上偶爾可以睡到自然醒,想一想自己到底是誰,真正要的是什麼!

真的是久違了,自己
I just want my life BACK soon......

ps.把便當炒成飯,要炒得好吃還真不容易!!
ps.感謝小胖的媽媽寄來一箱芒果,超級好吃,感到非常幸福。
ps.雖然每天都跟小胖睡在一起,但是很久沒有像今天一樣
硬是要一整天都窩在同一張單人沙發上....嘿嘿.....

2010年5月24日

短髮


「我已剪短我的髮,剪短了牽掛....」

貼上這張照片,腦中想起這首歌
留了三年的長髮,又是一刀落地
但是最近的疲憊感,卻不如頭髮那麼容易甩掉。

真的像一顆老電池了
很難充滿電,很快又沒電。


很想繼續寫,但很想睡覺
所以決定先去睡,改天再寫,哈哈。

四月望雨演完後,立刻接著一個大標案,還有渭水春風的前製
我卻終於開始反撲,開始歷經可怕的兩週低潮期
人生突然失去目標與動力,每天只有茫然與空虛可形容
只想打一些很低階的電動來消耗精力與腦力
感覺真的是糟透了......

看起來好像案子很多,但其實我一直在做重複的事情
想跳出去做點不一樣的,又沒辦法把工作丟出去
能量耗盡,被困住了。

一直想問別人,我到底怎麼了
問來問去,都有種被打槍的感覺
也許,我真正應該問的是
自己。

答案永遠在內心深處
只是我們已經沒有那麼純粹,沒有那麼靜心
能夠看清楚自己。

這是我的功課,而且我只能自己做。

今天晚上小胖出差
我一個人在房間
覺得自己變很多。

以前總有很多獨處的時間
嗯,隨時都有音樂
那音樂像一種指令,隨時可以引我切換於各種不同的心情之間
有一份自在,我愛怎樣就怎樣
還有一種「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勇氣。

我現在真的很不一樣了
很不一樣
我不知道變成現在這樣之後
我還是不是喜歡我自己
我只知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好壞,都是我自己決定的。

要不要繼續撐下去,是我
要不要改變,是我
決定怎麼解讀人生的意義,是我
決定自己生命的價值,還是我。

我常跟年紀輕的同事說
很多事情,可以跟很多朋友分享
很多事情,卻還是只適合獨嚐。

不要覺得孤單
那只是因為你沒求助,別人無法伸出援手。

不要覺得寂寞
其實你自己才是你自己最好的朋友。

(按下去,音樂聲繼續響起)
「我已剪短我的髮,剪短了牽掛....」

2010年4月28日

感激老天派貴人


上週末本來是很忙,決定不回宜蘭
但剛好仲介打來,說想找我談一下選外傭的事情
我想,就還是回家一趟吧,看看爸媽也好。

週日下午談完後,本想搭車上台北,但突然想起來
醫師約5/14回診時有提到,這次我爸加入CKD計畫
要做比較多檢查,需要空腹,可於回診日期的前幾天,先去醫院抽血
回診當天就可以看報告,這樣比較方便!
想說,5/7-9演完四月望雨,還得趕一個大標案
都已經回來一趟了,乾脆週一早上就帶老爸先去醫院抽空腹時的血。

說也妙,弄完這些事情,回到台北辦公室,才坐下來處理些公事
家裡就打來,說醫生通知老爸得緊急住院...

我連忙打電話到醫院找醫生
醫生說,檢驗師驗了血液,發現不對勁,立刻通知醫師評估
看需不需緊急處理,通知病人及家屬。

因為下週要演出了,有一大堆事情等著處理,還有一大堆會議要開
得立刻趕回宜蘭,確實給我很大的壓力
但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檢驗師、醫師,還有老天的慈悲
如果不是臨時起意要帶老爸去抽血
等到5/14回診,這三個禮拜,不知道會惡化到什麼程度。

於是交代了辦公室的事,我衝回士林住處打包,又立刻衝回宜蘭
先檢查老媽打包的東西,再把我覺得需要的加進去,不需要的拿出來
這時老爸已經睡著了,不想起床去醫院掛急診
只好大家都先睡覺,第二天再說。

來到醫院,我已經很熟悉流程了
先疾病分類,然後辦理急診掛號,接著找個病床躺下來
醫生來問問,抽血驗尿照X光與心電圖
然後我就去辦住院,挑病房,然後就開始搬東西…..

腎臟科剛好沒單人房,不過有間雙人房沒人住,當然我就先挑了
房門一打開,我就跟護士說,要裡面那張床
那可愛小護士不敢決定,按通話器去問「學姐」,看能不能換
學姐說「現在沒人,他們要換是可以,但是你要跟他們說,之後不能再換囉」

喂!親愛的學姐呀
你以為我們沒事幹一直愛換床阿?!
今天睡A床,明天沒事就睡B床,這樣很好玩是嗎?

通話器掛掉後,可愛小護士也表情尷尬地伸了伸舌頭。

當然,一住進來,我先把東西定位好,然後就把浴室打掃一番
安頓好老爸之後,接著打開電腦,繼續弄些該弄的事,講很多電話,備戰!

老爸的主治醫師(賴明育醫師)是個好好先生
總是很有耐心地把病情及治療計畫解釋清楚
有時定期回診時,我忍不住想抱怨老爸病識感不足,自我飲食控制不夠好
他還會反過來安慰我,說要持續鼓勵老爸
再轉頭苦口婆心地繼續鼓勵老爸,要多照顧自己的身體
他真的是個視病如親的好人
是我們的貴人。

上面的照片,是不小心找到羅東博愛醫院的網站上,還有病人寫回函感謝他呢!

醫院生活,非常規律,三餐都得照時間吃,六小時量一次血壓,每天量兩次血糖
不得晚睡,因為得早起
半夜護士兩小時會來察看一次(對,我就會一直被吵醒)
早上不到七點,竟然就來叫我老爸起床量體重,因為醫師查房大概也都七八點!!

呼~

昨天早上醫師查房時,就交代晚點要去照腎臟超音波
十點多,護佐就來帶我們去十六樓超音波室
一進去檢查室,我就訝異地瞄到賴醫師在旁編寫報告
因為通常照超音波好像會是別的醫師
就不吵他,我先安置老爸躺上檢查台
結果賴醫師超好笑,站起來、帶著點那種惡作劇卻沒被拆穿的失落感說:
「你們沒發現我變裝坐在這裡嗎??嘿嘿,我是賴醫師呀!!」

突然覺得,我老爸好像掛錯科,掛到小兒科了....

總之,真的很感謝老天派了不少貴人給我
雖然下週就要演出,而老爸還是得繼續住院治療,我卻不知道要找誰來當臨時看護
但我依舊非常心存感激地面對、處理這一切。

再次謝天、謝貴人。

2010年4月21日

返台六個月有感


其實這標題寫下去後,我才驚覺,時間真的過得好快!
這六個月發生好多事情,我沒有時間給朋友,也沒有時間給自己
被可預見的未來給困住了,怕自己做得不夠,做得不好
怕自己來不及,來不及....抓住機會,抓住所剩不多的時間。

出一趟國,也不過三年,中間斷斷續續,但累積起來也有一半的時間在台灣
但就感覺不一樣,跨到另外一個階段了。

天命。

我一直感覺自己是個有天命的人
知難行易的行動派風格,是老天要我與生俱來的
即便如臨深淵,如履薄冰,還是堅持「跟著感覺走」
哈哈,希望有朝一日我「轉」去了
能有機會托夢給大家,告訴你們理由與目的。

人生很奇妙啦,前幾天我跟幾個劇場界好友,在工作會議後的聚會
除了跟以前一樣,每天談劇場大夢之外
竟然多了一些家庭與生死之間的話題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
希望以後彼此的喪禮,都要當作喜事來辦
就跟我們平常的聚會一樣,吃喝玩樂,打牌打電動打麻將
一定要開心得不得了,徹夜不歸,無論爽跟不爽,都要不吐不快!

其實我最近工作量很大,但轉速卻很低
說藝文界最容易受不景氣影響
但是劇團的案子加上我自己去年人還在美國就已經答應接的
居然已經排到2011明年底了!

我嘴巴一直說想生小孩
但是這種忙法,小孩是要怎麼生出來呢,這確實是個大問題!
每天我的肩膀都是硬的,我的雙腿都是水腫的,我的眼睛都是睜不開的
甚至只要有一天是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就等於無比的奢侈。

而且,天阿!我又開始變胖了....

其實做什麼都不難
找到平衡點,最難。

請原諒我,實在沒有勇氣貼出滿是肥油的照片
只好很不要臉地拿出這張角度甚佳的獨照
並在此感謝我的第一損友,帥哥賴晃晃,提供本照片!
(你敢流出我其他痴肥照片,我就把你給斃了....)

我想去游泳,我想去運動,我想要汗流浹背的感覺(不是天氣炎熱的那種流汗)
我想要聽很多音樂,我想要看很多書,我想要打很多電動玩具
我想要看很多影片,我想要看很多表演,我想要吃....算了,不要吃比較好!

年紀大跟電池用久了,有一樣的症狀
要充很久才會滿,卻只能用一下下就沒電了
於是我渴望更多的放鬆
不要再覺得很多事情沒有我不行
其實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人是無法被取代的
應該是說,工作上
當然,情感上,卻是完全相反
沒有任何人能取代另外一個人。

很高興,今天晚上我有一點點時間跟自己相處
雖然邊寫blog,音樂放得很大聲
但MSN還是在講著公事,同時手機也會不定時地響起
然而我很開心
等著小胖出完任務後,趕快回來跟我一起刷牙,準備睡覺。


2010年2月15日

男人女人


男人女人,除了在生理上的差異之外,其他的差異對我來說都很模糊
「女人就是要怎樣怎樣」這種論調,通常只會輪落到被我翻白眼的對待。

一直以來,我阿媽、我媽,就不停地灌輸那種
不要去跟男孩子打球,很丟臉
不要跟誰誰誰(男性友人)那麼要好,會被別人說閒話
女孩子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穿洋裝裙子、留長頭髮,編辮子綁馬尾才好看...
鬼勒,我想認識我的人都知道,這些確實從沒進入過我的腦袋裡。

最近就回家照顧老爸,我媽更有機會持續地念
等一下不是頭髮很長,去綁起來啦
不然就是那種女孩子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一直回娘家鄰居會說閒話之類的
一直要趕我去台南找小胖!

但問題就是,老爸需要照顧,老媽一方面過年很多拜拜要弄,還得照顧中藥店生意
拜託阿~我留在家裡,是想多照料兩個老的,多幫點忙
才忍痛拋棄小胖一個人在台南過年,還有放假前一堆工作,也全部都丟給可憐的同事們.....

有時候我看著我媽,心裡還蠻難過的
怎麼上個世代的女人那麼可憐
什麼事情都攬在身上,辛辛苦苦把持一整個家,不用休息也沒有娛樂
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她們自己也覺得理所當然
然後又覺得自己很命苦,也沒有能力掙脫什麼
只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掉淚舔舐傷口
只能靠著偶爾揚起的小小樂觀天性,繼續活在別人的期待與眼光中
睜眼說瞎話地說服自己說,我是個好女人............

而且說不得!!!!!
只要一說,就是我在離經叛道,我人在福中不知福,我在不知羞恥不懂事。

也許吧,是有她這樣死撐著,我們才能有現在
唉..........天知道我多希望她能過得開心自在一點
不要那麼辛苦,把責任與辛勞都多丟一點出來
她這個年紀是應該要享福了.......

錢不是問題,根本也不會花什麼太多錢
是心態與認知的問題
要看開一點啊,阿母!

2010年2月11日

什麼才可怕

(宜蘭縣三星鄉警察局舊貌)

前幾個月從美國回來,回家突然看到對面警察局及裡頭的籃球場整個被打掉
並改建成一棟新的現代大樓建築!
我都傻了......因為我還沒來得及拍照,留住少小回憶,它就永遠消失了....

記憶被剝奪的感覺,很可怕。

老爸住院,我一直在思考,回家之後的長期照護與飲食控制,到底要怎麼處理
誰是可以交代的人,哪些居家設施對他來說是危險不安全的
更在思量要不要找一個看護來協助他,也可以幫忙老媽打掃家裡、煮飯照料一家飲食
或許這樣家庭支出會大很多,但至少會讓我比較放心地工作與生活。

結果那天我哥女兒問我「需要買一台輪椅給爺爺嗎?」
我說「我想可能還不需要吧,他還可以走,他還需要透過運動來找回身體肌肉的氣力。」

呼的一聲,她似乎鬆了一口氣。

「問這要幹嘛?」我覺得這反應很怪。
她說「因為阿媽很擔心,如果別人知道他已經要用輪椅了,會很丟臉!」

碼的!請問這是什麼爛想法?!

有時候疾病與衰老,一點也不可怕
stigma最可怕!It kills everyone.

拜託阿,每個人都得經歷生老病死
有時是時候到了,有時身體反撲報復你平常沒照顧好自己
幹嘛活在別人的愛恨裡呢
你會覺得別人需要坐輪椅、找看護,很丟臉嗎?
人家覺得你坐輪椅、找看護很丟臉,你就真的也要覺得自己很丟臉嗎?

靠!我真他碼的無法忍受這種愚蠢
這比疾病、衰老都更可怕!!!!!!!!!
人格教育最大的失敗!

讓我想起大學剛畢業,在精神科做研究工作
體驗很深刻,精神疾病的控制或許不難,但處理病人與家屬面對疾病與病人本身的認知最難纏
很丟臉、很可怕、我家有個神經病、見不得人、鄰居會笑、我怕他出去會嚇到別人.....
這些種種的Stigma,都是如此沈重又根深蒂固地難以改變
即便醫療支援再好,只要身邊家人無法提供良好的後續長期支持
病人回家後復發的機率更大,而且進出醫院後會一次比一次更嚴重!
這種殘害比疾病本身更可怕!!!!!!!!!

唉....真的很無奈
隨著年齡漸增,也得長智慧阿
上個世代有許多非常良好的傳統與特質,我們應該延續
但也有太多包袱與自我束縛,卻也是我們不應該再盲目背負,應該勇於掙脫的!

我不停地告訴自己,要勇敢地突破
人生是自己的,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去找到自己(哈哈,好熬口的一句話)
承接美好即可,要有智慧抵抗並消化負面能量。

什麼才可怕?
其實什麼都不可怕
害怕與愚蠢最可怕...............


2010年2月9日

禁煙大作戰


(我爸大概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這小孩是我小表叔)

現在的醫院都碼是全面禁煙,但對於老煙腔來說大概真的很痛苦
我爸連到醫院掛急診,竟然仍不忘帶著兩包煙
只是第一天在急診室時,早就全被我摸走了
我雖然口口聲聲說找不到,不然就是一口咬定說,一定是被大舅舅拿去了
但他應該心知肚明,我就是不想讓他抽!

糖尿病影響腎功能,造成全身性水腫
腳腫、手腫、眼睛腫、腹水,就算了,還右邊肺水腫
我如果再不阻止他抽那麼多煙,行嗎?

一個禮拜過去了,老爸一直叫我去買煙,我不是說沒空去買、忘記了,不然就說買不到
昨天推他去隔壁棟大樓檢查眼睛,路經7-11,他硬說要停下來買
我裝死沒聽見,直直往前推,他整個快氣炸了。

天氣晴朗,微風徐徐
想說既然出門了,乾脆在外面公園坐坐、吹吹風
剛好有個原住民壯弟弟,右腳打石膏,也在旁邊乘涼,就跟他聊了起來
他說他是台北強恕高中籃球隊,來羅東比賽,結果意外受傷韌帶斷裂
講著講著,他竟然拿出煙來抽!!

我使了半天的臉色,他也沒看懂
於是我便立刻結束話題,推著老爺,起駕回宮。

剛才突然有位意外訪客,是春松伯
我爸的結拜兄弟。

他說他上禮拜去我家找我爸打牌,我媽說我爸去羅東
隔兩天又去,我媽還是說我爸去羅東辦事情
再隔一天又去,我媽說我爸出去旅遊,他開始覺得有異!
又隔一天再去,那次就不問我媽了,改問我哥女兒「阿恁阿公勒?」
我哥女兒說「這要問我阿媽」,哈哈哈!

早上春松伯剛好帶他老婆到醫院看醫生,他說他越想越不對勁
直接跑去服務台,說他要找一個住院病人,只知道名字不知道住哪一棟或哪一科
就這麼循線找了過來!

真的只能說他太猛了。

只是這兩個老的,聊著聊著,竟然很自然地拿出煙來抽
我一整個大變臉
春松伯說「我阿媽每次都講,是要吃到死,還是死沒吃!阿人生沒有煙抽,完全變成黑白的」
我爸點頭如搗蒜
還一直在講述之前他胃潰瘍吐血拉血時
住院二十幾天,每天都偷偷躲在二人房的陽台哈草阿啥的!

唉呦,搞什麼鬼啦
講這個幹嘛.........

他要離開前,還把身上那包煙留給我爸
然後對著我說「好啦,你當黑臉、我當壞人可以吧?!偶爾給他爽一下就好」

碼的,我一整個哭笑不得。

講起這個春松伯,他其實也是我國中的地理老師
很認真教學,但學生考好考壞他都無所謂,每天都笑瞇瞇的
用他的台灣國語講一些人情風俗給我們聽,上他的課很輕鬆自在。

很難忘的他曾講過一件小家務事
說他大兒子在外面跟人家打架,小兒子跑回來告狀
結果他就直接先打小兒子,教訓他說「你哥在外面跟人家打架,你沒在那裡幫忙回來幹嘛?」
之後大兒子傷痕累累地回來,他問到「打贏還打輸?」
大兒子說打輸了,以為爸爸會幫他出口氣
結果春松伯連大兒子一起打,罵他「打輸了還趕回來阿你.....」

這事給我的影響,至今還很深
他的豁達與對人情事理的角度,很值得學習。

至於那一包煙,就暫時還收在抽屜裡
只是我偷偷拿了剪刀,把所有的煙都剪掉一半
而且打算一天最多給老爸哈兩根
叫他完全不要抽,確實太殘忍。

剛才老爸抱怨,這煙怎麼那麼短
我直接推拖說「是春松伯他故意的啦,買這種要來整你,不是我!!!!!!!」

嘿嘿,春松伯啊
愛當壞人就讓你當到底!!

2010年2月3日

緊緊相擁


很久沒來逛自己的blog......一晃眼又一個多月過去
不知道應該怎麼描述這一個多月,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
叫做疲於奔命。

音樂劇演出工作的繁忙就不提了,反正就是沒日沒夜的...

高雄首演那晚,2009/12/25,開演前收到我哥傳一個影音簡訊過來
是我媽看起來極虛弱地躺在醫院病床上,鼻子帶著氧氣管
備註大概是這麼寫著:我知道你很忙,但如果你媽住院沒告訴你,你可能會殺了我。

天阿~是怎麼回事!!!!

原來我媽是連續發燒好幾天,以為是感冒,狂吃日本感冒藥露露
還跑去掛急診,醫生也推測大概是感冒吧(可能是被朱醫師誤導,註一)
開了退燒消炎後回家,還是繼續燒,燒到自己都覺得不對勁了
再掛急診,才檢查出來已經是泌尿道感染嚴重了,白血球數量大飆高。

還好高雄只演兩天,第二天搞定公益場跟最後一場接待市長之後
整個劇組連夜趕回台北已經半夜三點多
我只好在辦公室睡覺,等天亮直接去搭車衝醫院顧我媽。

剛演完,最麻煩的就是請款、核銷跟結帳
我媽住了12天,這些工作我完全壓到她出院後的第二天
才上台北奮力工作而已,實在很不巧地又接到電話
說我媽出院第二天,竟然我爸在浴室跌倒......

糖尿病影響他的腎功能,他已經消瘦到一種程度的雙腳,腫得跟麵龜一樣
自然行動能力就不太佳,知覺與控制力也變差
穿褲子沒站好,第二隻腳穿到同一個褲管裡,雙腳卡住,沒東西可抓,一滑就跌下去
據我媽描述那個驚心動魄的畫面,是我爸躺在冰冷潮濕的浴室地上站不起來
也不准任何人去扶他,就大家只能站在旁邊乾著急吧!

跌倒,是皮肉之傷,還好沒傷到骨頭或有啥外傷
但是這件事讓我下定決心,把前年就想進行的「浴室乾濕兩分改造工程」立刻確實執行!
我想我沒辦法再忍受浴室那麼濕滑,更無法忍受我還得擔心他們在這種有危險的地方生活。

另一方面,以前都是我爸開車來羅東載我
現在換我每週回去一到兩次,開車載他去羅東看醫生。

伯仁說得很對,責任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真的就是這樣
我也真的很開心,回台灣這個決定與時機都那麼地對
上帝真的有保佑。

做劇場到現在,第一次裝台的第一天我沒出現在劇場
(雖然也不一定說會有問題得立即處理,但我就是會出現,只是看著crew搬東西裝台我都開心)
裝台前一晚1/28,我打電話給剛裝完車的小葉
他說:我頂著!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你放心!
就是這句話,我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小葉,你是我兄弟!

於是裝台那週,我週一在辦公室處理一些事情,晚上回家去
週二帶老爸去看新陳代謝科醫師,追蹤糖尿病,看完就再上台北
週三忙一個段落後又回宜蘭,週四帶老爸去看肝膽內科的醫師,追蹤肝臟的問題
中間還跑B&Q,挑選浴室改造工程的東西
還嫌B&Q的泥水工程太昂貴,硬是要自己找傳統的師傅來做(真的便宜又好!)
總之,我就是超級忙,忙家裡也要忙工作。

台北首演當天,2010/1/29,終於戲順利開演了,大官(蕭副總統與吳揆)都順利送上座
我想說,鬆了一點,打個電話回家鬼扯兩句
竟然我哥女兒說,我爸今天一整天都沒起床,一直在昏睡,整個人大虛
我一想,不太對勁,馬上叫他量血壓
果然,破表,腕狀血壓計完全量不到!
馬上讓他吃了一顆降血壓後,是馬上掉下來120,但過不到兩小時又開始破表量不到!

這樣真的不行,我趕緊打電話給在當醫師的學弟,瞭解與討論一下情況後
決定馬上送急診!

第二天,公益場的開場受贈儀式一結束,我立刻交代一堆未盡事宜,然後衝回家
從急診室轉住院病房,我一路不停跟醫師報告我老爸這兩三週來的情況與檢查的指數
然後安頓一番,第二天再衝上台北,繼續把最後一場跟拆台要弄的處理完,還去了慶功宴
之後再衝回醫院照顧老爸
還是在醫院與家裡來會跑,因為浴室改造工程施工中...

呼~

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如此
停不下來.........

隔壁親家這齣戲,算是暫時落幕了
然而那也不是一種結束,只是完成了階段性任務後,得繼續準備下一波...

這齣戲,老實說,從高雄演到台北,我沒有一場是坐在觀眾席看戲的
這也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情形

太多事情掛在我心上了吧,暫時喪失那份專心當觀眾的幸福
但這齣戲,我非常地喜愛
對伙伴我只有萬分的感激與珍惜,大幕落下時,忍不住彼此緊緊相擁
啊這哪是一個緊緊的擁抱就可以完整表達的呢!?(何況那天還有很多人我沒抱到勒)

感謝上帝。

非常流水帳地交代完這陣子發生的事
人生真的像一場戲,我們都在每個不同的場景扮演不一樣的角色
哈哈,我最近不停地趕場與快換。

老實說,以前家裡給我很大的自由度,讓我無牽無掛地一直往外跑
(音樂響起)去衝、去闖、去找尋我的 Money (and Honey)
現在呢,該是我回到爸媽身邊的時候了
他們交給誰照顧,我都不放心,我就是想自己顧
以我控制一個劇組的那種powerful的行事作風,來提供我想要給他們的安全感與陪伴!

不知道老闆能忍受到什麼程度
我開始在思考如果搬回宜蘭住(或者很常回宜蘭)要怎麼繼續順利地工作這件事.......

我得睡了,在醫院每天晚上老爸會起來上一兩次廁所
護士早上五點就來量血糖,他碼的七點又要量體重
接著是主治醫師查房,還得趕著吃早餐,因為吃完得吃藥
哈哈哈,非常緊湊忙碌
真的,晚上都十點多就覺得累了,根本不可能熬夜.......

喔!我爸在講夢話了
他在跟人家談一個跟土地買賣有關係的生意耶,哈哈~


註一
我媽很愛看醫生,也很愛自己下診斷,然後指導醫師該怎麼開藥,更會任意更改醫囑
即便住院了,都堅持帶自己的藥來吃,或是把護士給的藥隨自己的意思丟掉不吃
所以我們都笑她是朱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