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

碼的執行製作是什麼東西?

碼的執行製作是什麼東西?
其實我也很好奇。

幹了那麼久的執行製作,還真說不出個所以然
昨天開完音樂劇《左拉的獨奏會》記者會之後
我想,我需要對這個"職務",重新"再"多下一些定義。

以前我曾經這麼描述過,做一齣戲,像蓋房子一樣
屋主就是付錢的觀眾,通常屋主好像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又不那麼具體知道
編劇跟導演就是建築師,我來幫你具體化,我來為你說故事
室內設計師就是設計群們,這裡這樣比較好看,那裡那樣才舒適,給你畫面,給你意涵
行銷宣傳就是售屋員,把夢想跟對成品的幻想與期望通通賣給你,引誘你花大錢
接下來就是發包給廠商,找結構技師、配置管線、叫料開始蓋
執行製作大概比較像監工吧,得確認所有的流程順暢
讓每個人各司其職,各得其所
事情總是會有很多問題,一環扣一環,所以得一環一環解
最重要的是,得把握住交屋時程,如期交屋!
晚一天,可能罰鍰就多一倍,可能聲譽就少一倍.....

阿執行製作的壓力更大,演出時間到了,幕拉開就是得演
沒有那種付付罰鍰,或者被罵一罵就算了的事
買票的觀眾就坐在他們的位子上,等著驗收
就是得演,就是得演,就是得演!

這就是我們做劇場的專業,這就是我們在拼命完成事情的原因
如果連這個都可以覺得無所謂
那執行製作是什麼東西?
執行製作就不是個東西了。

任何違背這個目標的人事物都必須解決,困難都必須剷除
這是執行製作最大的使命
然而這使命背負起來到底有多麼沈重?要用多少工作時數、燒肝指數與腦細胞耗損來換取?
大概已經不是一句「辛苦你」可以慰藉了。

一齣戲台上20個,後面就有100個
做劇場,最迷人的就是可以跟一群人一起完成一件事
但最痛苦的,不也就是得搞定一群人,讓這群人能夠一起做完一件事
都不能太有閃失的
不然被一群人罵起來,可是會很悲慘。

執行製作沒有擺爛的權利
所有的人都可以擺爛,就是執行製作不能
所有人都可以有情緒,就是執行製作得收起自己的情緒,先收拾別人的
所有人都被安頓妥當,執行製作才有機會坐下來、尿個尿、吃個飯
當執行製作是個修行的好機會,我只能這麼說。

其實我經常在想,我不幹了!
來轉學技術,或者乾脆裝死給老公養、生小孩當媽帶小孩就好
或者去鄉下種田開民宿,或者回鄉下老家學做中藥也可以
很多疲憊的時候,百百種逃避的藉口我也不是沒有
但我就是沒種這麼做
因為我還是有劇場大夢,我還是有很多劇場好伙伴
我腦袋中還是有好幾個不做一輩子會後悔的音樂劇好題材
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我在做的,是一件對大眾都有益也有意義的事
我怎麼能被自己打敗呢?!
於是我一直在撐,一直在試著改變自己,試著學習智慧去找到自己的盲點。

我很生氣誰誰誰對我擺爛,浪費我時間精力,搞得我身心俱疲
但我還是得耐下性子去找尋,他為什麼對我擺爛,而虛心接受這個事實
我很生氣為什麼創作者總是要拖到最後一刻還不交稿,搞死後面一群人
但我還是得耐下性子去找尋,他為什麼會拖我的稿,而虛心接受這個事實
我很生氣明明搞你的不是我,但你還是在需要發洩情緒的時候對我發洩
但我還是得耐下性子去找尋,為什麼你會需要對我發洩,而虛心接受這個事實。

一直在盲目且忙碌地尋找每一次撞牆後的出路
到最後,都還是會發現
那不是自己跟外面誰誰誰的戰爭
是自己跟自己的。

我要再次告訴自己
意念創造世界
我的意念我的想像,都會轉化成現實
於是,我應該要更有智慧
接受、接受、接受
接受這個世界該有的樣貌
接受自己在智慧增長時的轉化過程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接受自己的軟弱與驕傲
接受自己的疲憊與對擺爛的渴望
不要往內封閉,不要想躲起來不做任何溝通,不要心存埋怨
反而要張開心胸,讓愛進來,吸納正向能量,再散發出去
總是要讓負面能量自然被收拾好,被消化掉
轉念!轉念!轉念!
人生能改變,最重要的就是這兩個字,轉念!
把所有的好人壞人都當作天使,好事壞事都對我有助益~

相信我一覺到天亮之後
將是一個嶄新的、愉快的開始。

哈哈,我要去睡覺了~(逃)
抱歉了,any reader
我發表一篇垃圾文章!

1 則留言:

Peggy 提到...

有夢想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只是你的夢想比起我這個只有希望可以把小孩教好的小夢想來說,你要辛苦多了!

當小孩長大後,回頭看看過去的照片和影片,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劇場的夢想也相去不遠吧!!

累的時候,打個電話來玩一下小孩,看看那個你照顧過的小滴滴已經女大十八變,相信你會再有所啟發很快就又衝好電的!!
我們永遠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