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2日

二姨丈好走


今天下午,我二姨丈突然走了
長年以來,他就身體一直不好
我們都經常笑他,說他整組壞了了
但是這種人通常又活得最久
所以,真的很意外。

二阿姨跟我媽簡直像雙胞胎
年齡相近,工作相仿(之前都是黨部秘書或黨務工作之類的)
所以特別緊密。

但我二姨丈,倒不是太常有機會相處
只知道他是公務人員,在蘇澳港上班
很懂得吃,很挑剔吃,也很會吃!

身體一直不太好,高壯,有著中廣的大啤酒肚
但又跟我老爸胖的時候不一樣
我爸還算結實,因為很常運動
我二姨丈就完全不是這款的了。

因此,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就一直在看病
一下高血壓,一下膽固醇,一下又心臟病,一下又血脂肪
還有糖尿病勒
退休後,好像就開始洗腎到現在
整個人蒼老了不少。

有一個笑話是
我家附近新開一家自助餐店
有次我爸跟我二姨丈一起去那兒吃飯
跟老闆聊阿聊,就問起他們兩個是不是兄弟
我爸無聊就說是阿,你猜我們幾歲
結果老闆猜我爸70歲,猜我滿頭百髮的二姨丈82歲
氣得他匆匆吃完立刻閃人!

其實我爸才65,我二姨丈還小我爸幾歲勒
可見健康狀況真的會反映在外表氣色上。

從此之後,那家自助餐店就叫做「八十二自助餐」
我們沒人知道它的正確店名。

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家族大聚餐(媽媽這邊的)
大家吃吃喝喝的超開心
搞了一個大包廂,裡頭三大桌鬧哄哄地
突然我二阿姨大叫了一聲
就看到我二姨丈的右手拿筷子夾著白斬雞肉
懸在半空中還來不及伸回來
兩眼上翻,頭就已經垂下去
我二阿姨馬上起身拿起一顆糖果,熟練地塞在他嘴裡
口中一直喊著「阿雄哥阿,你不要嚇我啦!阿雄哥.....」

我立刻衝出去攔計程車,想要將他緊急送往醫院急診
正當一堆人焦慮又慌張的時候
他又清醒過來了,把掉在海鮮羹裡的雞肉又夾起來
然後繼續吃......

碼的,大家都嚇爆了
這頓飯也沒心情繼續好好地吃
最後,就看著他吃。

其實我媽那邊的六個兄弟姊妹,感情都非常好
我家號稱仁和大飯店(其實是仁和中藥店)
經常一起吃完飯之後,就在餐桌旁邊另外架起桌子...

以前我外公還在的時候,大家都得陪他打麻將
後來都是玩目柵(應該叫做五色牌)
基本成員很簡單
我爸、大舅、小舅、二阿姨、二姨丈
偶爾三姨丈回來,也會加入戰局
總之,這些人可玩得開心。

我爸最喜歡消遣二姨丈一段往事。

有次,二姨丈胡了我外公的牌,笑嘻嘻地說「阿爸,不好意思囉」
我外公說「巴嘎!給我胡牌時,不必叫阿爸,叫JU桑就可以了!」

(ps.巴嘎,是日文罵人的話,大概就是混蛋,笨蛋的意思。
ps.我外公姓朱,所以日文叫朱先生就是JU桑。)

到上禮拜,我爸都還在跟我大舅一起笑他這件事呢。

幾天前,聽說我二姨丈又進了醫院
耳聞是一直昏睡,心率不整
所以前兩天我大舅回來,他跟我爸去打完高爾夫球後
有順路去看他,順便又要糗糗他
反正他一直跑醫院,也是家常便飯了。

不過,真的不知道,這次要天人永隔
就這麼心臟衰竭就走了....

唉,最後謹以他最熟悉的漁港夕陽
(不過不是蘇澳港,是小金門的忘了什麼港)
送他一程。

二姨丈,恭喜你終於脫離那組一直修不好的臭皮囊
希望你,好走....

4 則留言:

盈盈 提到...

好感人
真的...

感覺好戲劇化
尤其是白斬雞那段故事
讓我在腦海中
想起一些屬於我父母那年代的電影
真的可以拍一部有關二姨丈的回憶錄了

我想二姨丈在天之靈一定很欣慰
沒想到他走了後
會有人寫這麼一篇文章紀念他

還有
那是小金門的羅厝漁港
寫上去吧!

Cami 提到...

盈盈好認真看耶
發給你積點卡一張......haha

我真的很有感觸
身體要顧
不然靈魂被爛身體纏住
真的很痛苦

大家共勉之.......

對耶!羅厝漁港,謝拉!

盈盈 提到...

哈哈
謝啦!
我只是覺得你不當作家太可惜
寫的文章好棒
真想幫你投稿
(上上金門日報也不錯^^)
當然,我也介紹朋友看你的blog
他們還問我怎麼加入訂閱勒~
好玩唄

大家身體要顧
過年快到了
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喔!

Cami 提到...

自從web2.0時代的到來
每個人都可以是作家阿
寫部落格
還有人願意來看耶
偷笑了.....haha

這裡會不會被當作笑話版阿?

我會繼續努力寫
好像得替生命留下一點痕痕跡
所以我也拼命拍照........

你的民宿故事更多
你要認真點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