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8日

我又回來了


這是底特律機場,連結兩個航廈之間的通道
不停轉換的顏色,搭配太空音樂
讓我一度以為,只要通過這條走道就可以不用坐飛機而直接抵達任何地方。

我又「回」來了
一年內之間飛了三次國際線,都是為了工作
可惜,都為了買便宜機票而沒有集中火力
不然如果都飛同一家航空公司,應該可以換到不少里程數了吧。

而且這次也是「肥」來了
第一次返台,帶著減去8公斤...稍微輕盈一點的體態
第二次返台,體重老早就隨著令人時時懷念的台灣美食,悄悄回復
第三次返台,除了把之前的8公斤補回來之外,還多胖了一些
真慘!老是要跟體重戰爭,很累耶...

我想,回台灣之後的忙碌生活,或許會比較瘦吧
吃東西開始變成是一種以餵食為目的的行為
而不是那種可以跟老公或家人邊吃邊聊天、看球賽的悠閒時刻。

老實說,我也不喜歡這種忙碌的生活
很多事情可以有充足的準備時間,幹嘛要逼死自己跟大家
不過,唉....我只能說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很多狀況也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
只能走著瞧!



這是公車總站,對於我這種一直在到處亂跑的人來說
公車站是個極為親切的地方
是起點、也是逗點、也是句點,不停地在循環。

我到現在還是會忍不住觀察公車站的每一個角落
幹嘛呢?
思考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睡在哪裡?!

哈哈,雖然我知道接下來的日子
或許很難會再有這種露宿街頭的經驗了吧。



要飛離美國的那天早上,公車是九點五十分
我跟小胖九點十五分就離開住處,走到公車站也不過九點不到二十五分
買了車票後,我們兩個一如往常地,手牽手坐在椅子上等待
只是那天我們身旁不是幾袋從超市買回來的食物
而是兩個旅行用的行李箱。

太陽有點烈,不過配上很典型的春天偏涼溫度,竟然剛剛好
我在想,奇怪!上次.....才兩個月前而已
我們兩個不是已經講好,不要再分開了嗎?
那現在我們在幹嘛阿?

回想起以前我熱愛旅行的那個年代,像放出去的風箏
只用一條電話線,每週三六,各連到家裡一次而已
不懼不畏,好像死在外面也無所謂的感覺。

曾幾何時,我現在完全都變了
坐飛機會怕,做事情會顧慮,講話也比較懂得收口
擔心我的小胖子沒有我了要怎麼辦,擔心爸媽老了沒人陪沒人照顧
唉......我真的不是以前的我了
即便有時候還是常常會提起那個以前有點小頭殼壞掉的白目的自己
但是,真的都不一樣了。(不過還是很愛花很多時間坐公車)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急促的響鈴聲,把場景直接切換到捷運站
我跟舞台設計佳慧,玩著比手手的遊戲。

她的手指真的很有喜感耶!
除了指甲只有我的三分之一,手指頭還有大頭症!

那天下午舞台設計、TD(舞台技術指導)還有我
三個人帶著舞台布景製作平面圖與施工圖去舞台製作工廠找張老闆
說明製作物的內容,討論製作與技術之間的細節問題
從下午三點講到六點(口很渴!還好我有買了五六瓶飲料)
講到老闆得去接小孩了,才喊停。

晚上,我們跟舞台監督賢伉儷碰面
五個人一起殺去天母吃日本料理
吃完又去舞監家裡喝茶聊天(其實也是要繼續把一些舞台技術的細節講完)
眼看都已經十一點半了,不打道回府不行。

就這樣,一天又過去了。

我們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我們是半夜三點全都醒著可以召開網路會議的劇場工作者
我們好像都有著夢想,還有一股願意一起往夢想衝刺的決心與革命情感!



當我發現佳慧很有喜感的手手,叫她拿出來給我拍照時
我覺得,有一起奮鬥的伙伴真的好幸福
而且我也想到了我的小胖,他很偉大
他願意一個人在美國孤單地過四個月,讓我回來把戲做完
他懂得我的個性與我的夢想
我真的很感激,不只是他的存在,而且還有他的愛。

小胖,我愛你。

永遠。


小胖,等我回去再幫你剃頭囉!
(Haha...硬是要放一張新髮型照片上來)


2 則留言:

bing 提到...

又回台湾了?什么时候回来?

voiceless 提到...

gosh~太甜蜜了吧cami
跟小芬老師家的大戰是不同風格的愛阿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