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1日

生之悅與離之痛

世珮跟葛落莉(旁邊那是她死黨的女兒)、伯仁、小芬與小Nini

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天作之合這幾個人的工作跟生活都連在一起
從四月望雨到天作之合,從生之悅到離之痛.....

8/24四月望雨高雄最後一站演完,我們立刻進入天作之合的密集排練
8/30天作之合一演完,隔天小芬就搬進台大醫院
因為血壓飆高,因此隔天就剖腹生下小Nini,我也搬進醫院陪她。

9/3週三一大早五點鐘!接到世珮的簡訊,說她破水落紅了
計程車從新竹娘家狂飆回台北新光醫院
原本預產期還是十月初勒,怎麼提早那麼多!?

妙的是,那天早上醒著的人還真不少
我陪小芬在擠奶,瑞襄跟翊睿早上六點的通告要去拍戲
平常這時間,根本不可能有人醒著
除了我跟天豪機率比較高,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早點睡覺」
吃早點時才會睡覺...............

(世珮小芬秀大肚肚,Cami攝於天作之合後台)

就這樣,天作之合一唱完才沒幾天
兩個孕婦都生了!

我們都很開心
這兩個小寶貝,以後應該就會一直在我們的身邊跑來跑去吧
接下來可能會是我要生小孩(希望很快)
然後我們就又有很多媽媽經可以討論
小孩還可以放在一起玩樂,一起去學畫畫、學跳舞或學樂器!

還有,應該看到Dennis叔叔就很害怕,全部躲起來
看到伯仁叔叔跟小寶叔叔(翊睿),就全部撲上去!
(Dennis叔叔是冉天豪,據說他會對小孩管教很嚴厲...)

這些畫面一直在我腦海裡,相信也一定會發生在實際的生活中。


就在小芬跟世珮相繼帶著小孩要辦出院
伯仁的媽媽因為乳癌病逝在對面的台大醫院舊大樓........

收到簡訊的那天下午,我剛回到宜蘭老家
吃飽飯認真地整理四月望雨的發票單據
坐在電腦前面,拿著一枝筆的手,久久忘了要放下來。

生老病死,我們都得經歷的
天豪說,但這為什麼那麼苦呢?
小芬說,我們是來這個世界上學習的
都學會了,輪迴才會圓滿結束。

就像一齣戲
我們都只求一個圓滿落幕而已。

新的生命,小嬰兒,來了
經歷歲月的生命,母親,走了
一個是開始,一個是結束
那我們呢?
我們都還在啊
但,我們卻都不一樣了。

詠華每次聽到「童年往事」這首歌
前奏一下,「沒有媽媽的日子.....」
就跟按到按鈕一樣,會崩潰。

小芬最近也很擔心身體微恙的父親
如果一不小心,會讓她要過「沒有爸爸的日子...」

當初2006年江小寶在演宋美齡的時候,母親腦癌剛過世
他扮演蔣經國,在父親蔣中正娶宋美齡的婚宴之後
在寒冷遙遠的莫斯科,唱了一首歌叫「媽媽」
那是第一次他用那天生完美抒情男高音的嗓子
唱出能感動我的歌曲。

生命歷練,進入了我們的
再經由我們,去幫助或提醒人們
要面對自己與面對真實的感情。

這是戲子的使命。

這個世界什麼事情都是不確定的
唯一一件確定的,就是生命的終點終究會到來
那麼,我們還能不多把握目前僅有的、所剩無幾的、短暫的人生嗎?

時間真的很匆匆
友輝老師他的二十八年真的匆匆過去了
那天天作之合第一場,也是他的不敢問幾歲的生日
他唱出了那首歌,是當天最動人的一首。

不要等到得離開、不能再相聚的那一刻
才知道「慈悲的滋味」
才知道什麼是「在你身邊的記憶」!

生命真的很無常
面對無常,老天要我們學會珍惜。

在此,我真切地祝福新來的葛洛莉與NINI
還有離開的伯仁媽媽 ---

一路都順心。


3 則留言:

小芬 提到...

做月子不能哭
但是還是掉下眼淚
生命真的是有太多東西不能承受

有時想想出家會不會
不啟動緣分
就不會傷心或快樂

發功多些能量給堅強的伯仁
小芬

Cami LIAO 提到...

出家是要放下俗世看破塵緣,普渡眾生
那是有大緣分與大格局的人的福份
傷心與快樂,可能更多倍吧,呵呵。

我承認我還是很迷戀紅塵。

GINGER 提到...

感謝你照顧小芬,
這篇寫得好好,
好有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