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5日

我的馬太受難曲

(本圖片轉載自Amazon網站)

前兩天,我朋友突然說她想在禱告會中,跟弟兄姊妹分享【馬太受難曲】
需要我幫忙找一些資料....

其實我最近不知道在瞎忙什麼,每天都在外面跑
幫大小孩子剪頭髮,修電腦,出去採買
當臨時褓母,陪小鬼頭打牌,還得中用英文穿插解釋玩法
生活好不充實!

這幾天腦袋裡頭,完全是一個台語布袋戲歌曲
找了人幫我寄過來(感謝小碰碰)
西卿的苦海女神龍、粉紅色的腰帶、愛的腳步聲....
黃妃的非常女、追追追
江惠早期的你著忍耐、惜別的海岸
蔡秋鳳的金包銀等等
再來個巴哈的【馬太受難曲】,滋味實在頗妙!

此時此刻,我正倚著面對窗戶的書桌,悠閒地寫著久未經營的部落格
對面那頭有隻大花貓,攤在窗台上,遙遙地望著我
眼睛瞇著瞇地打瞌睡....已經這樣互望了三個多小時了。

上禮拜,我們家族去掃墓
除了前年隨團去法國演出那次之外,我從沒缺席過
媽媽看到我的skype暱稱寫著
「阿嬤,掃墓時爸媽有跟你說我去美國了嗎?」
就難過地掉眼淚。

她說她跟我一樣,很想念我阿嬤
而且女兒嫁出去了以後大概也不能回來掃墓!

幹嘛不能?
管它什麼禮俗顧忌,人不能忘本才是最重要。

格勞特在《西方音樂史》中對巴哈有一句很精辟的總結,他說
「埋葬與復活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用來描繪巴赫的音樂歷史」
在巴哈生前的許多作品都被冷落,之後近百年時間這些名作無人問津
直到孟德爾松大力推展巴赫音樂之後,局面才有所改變。

1829年3月11日【馬太受難曲】在萊比錫首演
有人稱這天為巴哈音樂的「復活節」。

復活節快到了,下禮拜吧(我也搞不清楚)
上週好幾次我們這兒一整排宿舍都有人來敲門
我通常躲在樓上窗戶往下看
除非認識的人,否則是不應門的,死裝不在家囉!

門口散落著好幾張各個不同教會的復活節邀請函
這些或者分配或者自願來敲門的人們
真的很抱歉,看到你們臉上天使般的笑容與期待
我還是只躲在閣樓上望著,沒有給你們熱情的回應
即使一個微笑與感謝,都沒有。

下樓,想看看你們塞在門縫的宣傳單
但風真的好大,這些單子都在天上飛.....

猶大為了三十個銀幣出賣了耶穌
最後晚餐時,耶穌告訴門徒說他們之中有人出賣了他
猶大故做鎮靜地問耶穌,自己不是那個出賣耶穌的人吧?!
耶穌平靜地回答:就是你。

然後,耶穌要門徒吃餅與喝酒
他告訴人們,這是我的肉體與鮮血
這時在馬太受難曲中,耶穌唱的一段宣敘調
《你們喝吧,這是我的鮮血》(Trinket alle daraus)。

我家因為做中藥店生意很忙,所以很小就送「樂仁」。

那是一個天主教幼稚園,有一個高鼻子的慈祥神父
他很會畫畫,有時候下課十分鐘,衝進去找神父
就只是希望他在作業本上畫一隻小狗而已,就好開心好開心。

神父的辦公室,我們都不太敢進去,有種很害怕的感覺
因為有個人大概不太乖亂跑進去吧,就被釘在十字架上了。
(哈哈,這只是個網路笑話而已)

但那個Image絕對是深刻無比的
長大後才知道,原來那個人會這樣痛苦,是因為他要拯救全世界的人。

耶穌即將被抓之前,在科西馬尼園中向天父禱告
父啊,如果這個苦杯不能離開我,那就讓您的旨意得以成全吧。

其實,他還有時間可以逃跑的,但是他沒有。

耶穌被釘上了十字架,人們還在他的頭上按罪狀牌寫著「猶太人的王,耶穌﹗」
接著,用心險惡的長老們掀起了人們新的狂怒
他們大聲叫喊「他救了別人,倒救不了自己」。

這段音樂也是整部【馬太受難曲】最激烈的部分之一
緊隨其後的合唱宣敘調《啊,各各它,被詛咒的各各它》
(Ach, Golgatha, unsel’ges Golgatha)卻異常地平靜安詳。

想起大學時代參加合唱團時,都有留言本
一個學弟還是學妹(已經忘了),出了點狀況
我留了一段摩門經文,想鼓勵他(留什麼我也忘了)
一個不太熟的虔誠基督徒學長,突然留言給我
說上帝只啟示了聖經,其他都不是神的話語,都是邪教!

馬的!你有讀過摩門經嗎?你瞭解這個教會有多少?
有什麼資格這麼批判?而且批判後別人就要相信且臣服?

這世界上有那麼多派的教會、不同的宗教信仰
怎麼爭呢?無論輸贏很浪費生命
現在的真假,或許都不是真的真假
死了之後才會見真章吧。

我到現在都還能想起當時的那一股氣憤,不過其他全忘了。

想起昨晚夢到我的大黃貓秀秀,回來找我
牠好像有點生病不舒服,我像以前一樣抱著牠,給牠秀秀一下。

喝!這時竟然有配樂出現,就是【馬太受難曲】最後的一首合唱曲
《我們落淚,下跪》(Wir setzen uns mit Tranen nieder)。

這是世界名曲(就算不聽古典樂也絕對耳熟能詳的意思)
十分安詳、輕柔的氣氛中,讓基督受難這件人類信仰中最重要且最沈重的見證
就這麼漸漸淡去了
讓一切塵喧俗事,衝突暴力、苦痛掙扎,都歸於平靜。

都歸於平靜
這是多麼大的一股想望啊。

歸於平靜。

啟示錄預言,下一個世界末日,是用火來結束這個世界
我一直認為那必定是殘酷的戰爭
不過現在有點改觀了
物種在消失,自然環境被破壞,溫室效應節節高昇
嗯,或許是人類使地球失衡而造成的自我毀滅吧!

懂音樂的人,最接近神
雖然昨晚我朋友在他們教會的祈禱會中
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是不可能介紹完整整三個小時,共78首的馬太受難曲
基本上只放了最後一首六分鐘的合唱曲給大家聽
但是我已經陪她走過一遍基督受難的過程與享受巴哈那上天賦予的音樂才能
而我我我,我我我.....
還是一隻在羊圈外頭亂跑,軟弱不乖的任性羔羊。


延伸閱讀:
Wikipedia:馬太受難曲
在Amazon上買馬太受難曲CD,還可以視聽
劉岠渭教授:樂賞音樂教育基金會(劉老師是能帶你走進音樂的最佳導航員!)

4 則留言:

羊圈外的羊在辛辛那提 提到...

好巧,我媽昨天才跟我說我弟要受堅信禮了。看了他寫的洗禮見證,覺得這小子還真的長大了。然後也很慶幸牧師終於把三隻迷途小羊帶了一隻回家。

不過我還是相信,宗教是人為的,信仰才是真的。嗯嗯!

Cami 提到...

恭喜你弟進入羊圈,呵呵。

你說的真好,宗教是人為的,信仰才是真的。
但如何分辨其中的差別,才是最大的問題。

最近對這事超有感觸.....

風四娘 提到...

父啊,這個苦杯不能離開我,就讓你的旨意成全...
這樣的一句話,總在每個受苦的時候必要拿出來說...
旨意成全的天父,到底祈求祢會垂聽成全嗎?
這是這些年的迷惑,總弄不明白"旨意"何在
找不到一個動力再進入教會生活裡
在禱告裡徘徊,雖然相信天父的愛
卻弄不明白祂的愛帶來的傷害所謂何來?
曾經有一段時間,每天睡前
在禱告中背誦詩篇第69篇16.17節
反覆念誦尋求一個安定和盼望的力量
應允不曾降臨,只求得一個安靜在久久之後
然後,放著吧...直到我明白天父的用意那天

Cami 提到...

這問題真的好難......

想起一首歌,叫做「遺忘」。

若我不能遺忘,這纖小軀體怎麼載得起如許沈重憂傷
人說愛情故事,只能終身想念,但是我啊!只想把它遺忘....

是阿,放著吧
總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