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

不爽?!然後呢?


糟糕,最近比較沒事幹,一直想罵人!
也不是真的罵,只是試圖想找到人與人之間的某種平衡。

我喜歡吵架,因為有情緒時比較容易說出真心話
這需要一點勇氣,把真正的問題掀出來
然而打開這個關卡之後,真正的考驗才會浮上台面

掀開了之後呢?宣洩之後呢?接下來要怎麼樣的這件事
才是最需要智慧、最困難、也最有意義價值的所在。

「執行製作」當很久了!從1999年開始,到現在
但老實說,一樣的職稱,擁有的Power不一樣
有時只是一個行政辦事員,有時候卻得決定所有的事
不同的位置,看事情的層面也差很多。

以前待的第一個劇團,那是一個家族企業
導演跟執行長是夫妻,製作經理、票務主管都是執行長(老闆娘)的妹妹
即便我在那裡幹了四五年的執行製作
還是永遠搞不清楚一齣戲over all的實際收支情況如何
了不起就是處理住宿交通阿、訂便當,管管演員服裝道具管理之類。

阿執行製作就是一直在花錢啦,製作可販售的產品,讓產品成功推出
只是,無論票房好或不好,永遠都很窮!
腦袋裡只有一個概念,就是省省省省省.......

那時只會當一顆小螺絲,在懵懂的夢想道路上
做好自己該做的工作,很單純。

離開後的幾個案子,簡直是初生之犢不懼虎
大膽地去把似懂非懂、想像中的執行製作工作「實際做出來」!

很好笑喔,曾經跟一個演員的經紀人談費用
談了之後,製作人覺得太高,我再跟人家抱歉,說報錯費用了
哈哈哈~結果該經紀人爆怒掛我電話
然後這件事情傳到導演耳裡,因為所有演員都是他的好朋友,他就打來罵我
很多愚蠢的事情都幹過,現在覺得頗不可思議
那時怎麼會那麼菜,太可怕了。

慢慢地,開始對於預算跟實支之間的差距與拿捏,有了許多珍貴且殘酷的經驗
也開始發覺「做事容易做人難」這個道理所在
只是從無知到察覺問題到看懂問題,花了好多時間
現在才有一點點在看懂與看開之間徘徊,還沒到看破的階段
(我應該還很難達到「空」的境界吧,雖然那應該是終極目標才對,阿門。)

上面講這一堆的重點就是
我一直在思考,從一個什麼都搞不清楚的執行製作
到現在有能力把一齣戲從頭到尾搞起來
應該要看到什麼眉眉角角?應該要站在什麼角度或高度看事情?才是對的!

這完全決定了一個執行製作的格局
做事只要不要太蠢,有點時間概念、邏輯觀念
搭配一些專業知識與實戰經驗即可
但怎麼樣把一堆人都搓得舒爽又心甘情願,這是最困難的一個部分
我可以做到一些,還是不夠漂亮。

話說最近工作這個劇組,實在相處得非常開心,這很難得!
有一陣子其他劇組都在謠傳著
我們這個劇組的技術組,暗潮洶湧,舞台組跟燈光組都快要幹架了
這是真的嗎?!

是!是真的。

其實在台中場就有嗅到輕微的火藥味
不過就是因為工作上,使用場地的時間跟進度都會互相影響
溝通不良,搞得有點小不爽嘛!

在台北劇院,不爽持續發酵
我多多少少有耳聞一些事情,但覺得事小,不就是溝通障礙而已嗎?
就讓舞監去處理協調吧。

到了台南場,發生了一些技術人員嫌飯店住宿安排有問題,不受尊重之類的抱怨
兩組頭頭互相不爽不互相幫忙,嗆聲與摔便當事件,我已經開始在忍耐了。

再來是新竹場,先是舞監沒把schedule貼出來,有言語上的摩擦
導致舞監訓話技術組更不滿
摔便當事件持續,不滿情緒整個大爆發!

當時後台有人大發飆.........靠!又是便當問題!
我坐在行政辦公室,心裡想!拜託,那些不爽的自己約一約乾脆出去打一打好了
但隨即我還是出去瞧瞧,他們就在我面前吵到快打起來
吵的根本就只是年輕氣盛的情緒與某些事件本身的表象
總之,真的不是什麼大事!

就是幼稚。

其實我不care他們的摩擦是什麼?那都只是事件而已,不重要!
腦袋裡的問題跟溝通的障礙,才是重點
但這也不是三兩下就可以解決的事嘛!

我只關心幾個重點....

1.你他碼的,買便當不用錢喔,摔幹的阿!這行為本身我覺得很不應該
不吃就算了,別人可以吃阿,也可以拿去餵狗餵貓阿
幹嘛摔呢?我沒辦法忍受浪費!(hahaha.....這很歐巴桑我知道。)

2.拉出去外面打嘛!大家把話說清楚講明白比較痛快
幹嘛影響其他演員、梳化妝跟服道管的工作心情呢?
心浮氣躁的、氣氛緊張的,等一下怎麼做彩排呢?

3.回過頭來我開始思考,這是我執行製作該管的事嗎?

好吧,或許以「讓演出順利」這個最基礎的任務來說
確實應該要出面協調
但!請問這些是誰的問題??

工作伙伴之間,有那麼不能協調嗎?
明明就是得一起工作,沒有互相幫忙,那就是會互相卡嘛
就這點道理而已,尤其做劇場的絕對不能想不通!

當然,每個人個性上的成熟度與性格特質的差異性,還是有層次上的問題
有人就是忍不住想摔便當,但摔完罵完,他還是願意當場道歉阿
schedule沒貼出來,本來就不應該,不貼出來大家怎麼工作呢?
結果召集了正在繁忙的全體技術組訓話,說---
「你們有什麼不滿,現在一次全部說出來好了!」
挖靠,那是怎樣阿?
帶頭的人,應該是這樣處理的嗎?

ok, 最後一站是高雄,演完了演員先去吃一頓晚餐
我特別安排整個劇組續住一晚(碼的,所費不貲耶)
就是要等技術組拆台結束後十二點多,辦一場Night Party
讓技術組跟演員行政組能有機會一起聚聚,放鬆搞笑一下
給大家一個表達彼此這些日子以來一起工作的感謝與緣分之機會!

結果,大家玩得很開心
燈光組給我全部缺席,沒有一個出現!!
是怎樣?工作到半夜了不會餓是嗎?還是不爽看到某些人,就是硬要杯葛?
實在枉費我的好意關照
第二天一早在台北還有案子我可以瞭解
反正我不過就是擔心你們會餓才準備宵夜要給你們吃
結果一整組人都不領情,唉.............
好啦!沒關係。這樣你們有覺得比較舒服嗎?

希望有。

整個劇組的支票都發完了,整個會計帳也都結完了
燈光組說時段費有問題,支票金額有誤
核對了半天,給了我一個統計表,說少領了六千多塊。

ok, 整個時段費是由舞監在統一計算,再報給我查核與請款
出問題,我當然要舞監出面解決,看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結果呢?
舞監有別的案子要出國演出一個月沒錯啦
但可以完全不回應,一封email也沒有嗎?
連「等我回來再處理!」這句話也不會講一下嗎?
回來後一副沒事的樣子。

是啦,會計帳已經結了,你願意自己補齊那些有問題的金額給燈光組,ok!
但是你的專業工作態度呢?你處理這些事情有什麼疏失,你怎麼負責呢?
這只是錢的問題嗎?
你覺得你不用來跟我解釋一下問題出在哪裡嗎?
有這樣的疑慮之後,下次要怎樣繼續找你一起工作而心裡沒有芥蒂與不信任呢?
連你要自己把這金額墊掉,也是你老婆告訴我的
請問這是你老婆的工作嗎?

你應該有的工作態度在哪裡?
拜託你拿出你的guts來好嗎?

再躲沒關係啦!

還有這個燈光組的頭頭,你把你更正過的時段統計表傳給我
我也跟你說過要請舞監確認一下問題所在,我才有辦法後續處理
因為我不要時段費計算有出錯或者有不同的計算標準
結果你留了什麼鬼MSN訊息給我阿?
說「我不希望這件事情就因為時間拖長了,就不了了之...」

怎樣?這句話什麼意思?
你預設我會拖時間,然後拖久了就不處理了是嗎?
你們都這樣做事情的嗎?我以前有這樣對待過你或任何人嗎?

時段費算錯了,是我算錯嗎?
冤有頭債有主,問題在哪裡要先搞清楚
解決問題的時候,也不要先預設別人不會好好解決
這是誰教你與人進退應對的方式阿?

如果老娘再不爽一點,我就是不鳥,也沒人能拿我怎樣不是嗎?
但我們都沒有必要如此
我也知道你是個好小孩,工作認真,燈光大姊大很提攜不是沒有原因
也長得很漂亮可愛(有助於劇場工作時的視覺環境)
然而顯然你還有另一個功課得好好地做....
因此,請修正你解決問題與思考事情的態度
不然,技術再強的人,連搞定這種小問題的能力都沒有,我也不敢用。

還有,你當頭頭,要有自己的Personality,不要耳根子軟,不要不敢要求幫忙
我不相信你開口跟技術組要人,他們不忙的時候敢不給你人手
(那你他碼的找我,我把舞監跟TD都斃了)
別在那裡自己忙得要死,還埋怨他組都不來幫忙
還有,你要保持微笑,壓力再大也要保持從容的態度
不爽不要裝臭臉,臭臉一出現,沒人想用熱臉去貼。

還有,我請問
這齣戲演完10點15分,收完東西10點30分
要算0.25個時段?(因為晚上10點之後,時段費double計算)

那演到10點10分要不要算?
演到10點5分要不要算?
那你們裝台中間break去抽煙,要不要扣掉?
早上遲到或早退,要不要扣掉?
出垂進度delay要不要扣錢?
進度超前要不要提早解call?(該不會要我加發獎金吧?!)

我沒有要誰吃虧的意思,反正錢就算沒發給你們,也不是進我口袋
我只是希望,舞監可以跟你們TD、ME一起決定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時段費計算方式
比如說,截長補短,裝台有提早放人,演出有延誤一點
稍微取得平衡,然後取一個對劇團對crew都合理的時段數
你們報給我,只要是合理,我不可能不通過!

我也是勞方!雖然有時候職務上不得不代表資方
但我圖的不就是一個眾人的合理嗎?

那些數字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就是沒辦法忍受單一角度的狹隘思考
爭取!非常好,但也要爭取得漂亮
不然,不如就閉嘴還比較不難看。

還有幾個燈光組阿,你們覺得舞台組很遜很沒用是嗎?
關你們什麼事阿?他們又不做燈!

他們人很多,很混很愛休息是嗎?
關你們什麼事阿?有礙到你們嗎?

TD後宮佳麗數十人是嗎?只會選漂亮但沒什麼用的來看眼睛爽是嗎?
關你們什麼事阿?他有本事嘛!

TD能力還不配作這個職位是嗎?
還是不關你們的事。

這些跟工作進度與成敗有關係嗎?
你看不爽你有權力fire他嗎?
你覺得他不夠格,你就能被我找來當TD嗎?

在台南散場時我在側台,有個人走過我跟一堆舞台組的身邊
他很不諱言地說「靠,沒看過TD那麼輕鬆的!」

哈!我也沒看過打Follow的演出還沒結束就跑下來收東西
也沒看過打Follow的會那麼關心舞台組TD阿~

這些,關你們什麼事呢?

不要覺得我袒護什麼人,就事論事而已
如果今天你們不爽的這些事情,整個會影響演出的
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阿如果只是喝酒鬼扯時的閒言閒語
那不好意思,也不關我的事!

我誰阿?不過區區執行製作
不是你們的媽,不用關心你們未來走得順不順,有沒有成長
但是我確實很關心
現在這群做劇場的人,以後會是什麼樣品質的伙伴。

唉,劇場的人總是來來去去,我自己也還要離開一陣子
現在這些人熬得住、熬不住,要看有沒有緣份
能不能稱職,堪稱專業?要看各自的努力
總之,我現在說什麼也沒啥用。

說實在,專業程度的累積,實在很重要
但最終影響整個素質的,還是「人格特質」掛帥
成熟一點,自省一點,謙卑一點
自然很多問題也都能迎刃而解。

我可以允許一次兩次的愚蠢幼稚(反正我以前也很荒唐很白目)
就當作是在學習,在經歷某些蛻變的過程
但,真的
要長大一點,不要跌進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黑暗地帶
才是王道。

我們都應該要看到彼此的進步才對
從管理自己的情緒開始。

另外,我也真的很後悔
從2002離開果陀開始自己接案子到現在,自以為單打獨鬥很厲害
卻沒有認真找好伙伴、或者年輕一代的劇場藝術行政人才
一起將許多劇場工作經驗與所謂的專業知識續留下來
唉,現在又要去美國陪老公+生小孩
放著一些已經看得到眉目的發展機會,卻沒有人可以將它延續下去....

以前921時,整個藝文界慘不忍睹
果陀老闆說,他絕對不會裁員,因為劇場人才的流失,才是劇團最大的損失!
那句話,真的很感動我,啟動我更多使命感。

後來,才沒多久,老闆娘找了所謂的專業經理人進來,試圖將果陀企業化經營
要從Family變成Company(是,我們一群人像兄弟姊妹一樣地團結,各司其職)
結果資遣了一大堆已經有長久革命情感的好伙伴,我頓時很迷惘。

即便這是一個錯誤決策,或者是一個非如此不可的過程
總之,我真的是太晚察覺到劇場裡「不能沒有累積」的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

執行製作又如何?做過一些案子又如何?
爽跟不爽又如何?
罵完了上面那一堆話又有什麼差別?

這些真的都不重要!(←我最近的口頭禪耶...)
我還是在往劇場大夢的路上前進得很空虛
這樣真的不行....

不知道會有哪些人看這篇文章(其實大家都很嗜血我知道,因為我也是!哈)
也不知道會有哪些人真正瞭解我要說的話
總之,我依舊憂心重重
但我更開心,我已經開始懂得憂心重重了......

好吧,這算是唯一令人欣慰的事!

(回到主題,請配合看第一張照片)
不爽?!然後呢?
用鳳梨打頭嗎?????????

這主意好像還不錯。

5 則留言:

獨角馬王 提到...

今天
我腦袋裡不知到為什麼
一直反覆在唱著下面這幾句宋美齡的歌詞
算是一種回答好不好?

信心是永恆的希望
愛帶來無限的力量
這片土地原是異鄉
因為有你而不一樣

歲月無情天地蒼茫
讓我們在苦難中變得剛強
就像是天使的翅膀
讓我們在試煉中不受損傷

劇場
就是這樣

獨角馬王 提到...

寫錯字
真是抱歉
罰寫三遍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還是不知道
我算是劇場老鳥了
有時候還是會迷惘啊
不過
二十年三十年應該不是短時間
留著
一定有它的道理的
往前頭看看 好像沒幾個了
往後頭看看 好像還是有人
什麼時候可以連成一條拔河的繩子?
什麼時候可以接起一支接力的棒子?

可是
我還是在這裡啊!

Cami 提到...

結果我罵人罵得那麼口無遮攔
你卻用優雅與智慧安慰了我....

是阿
劇場,就是這樣....haha

好啦
我會陪你
哈哈.............

伯仁 提到...

我要演淡水小鎮的舞台監督算不算是接到友輝手中的繩子呢

Cami 提到...

太酷了吧~~~

這齣戲我很有感情
因為剛進果陀沒多久
我就陪著這齣戲去到處下鄉演出!

觀眾超愛的
那種現場的感動
觀眾看完時的互動分享
oh my god.......
完全是能量補充的來源。

太讚了!伯小仁~